有机试验田

恩格尔系数99%

【血战钢锯岭衍生】乌鸦与黑夜

超爱我的铁!!!!嗷嗷 大三角十分混乱邪恶好吃了!!(开心得像小熊软糖.jpg 铁是特别好的铁 和您相处很开心的 新的一年也恳求您的陪伴!!去往自己想要前往的方向吧!共勉!(一大口亲亲

Valença.:

祝我亲爱的宝宝 @有机试验田 8.25 生日快乐!十九岁了嗷!以后还要腻在一起!感谢相识 你真的好优秀啊 疯狂表白 


这两天忙着上课写不了很长 写一小段大三角吧 CP是Harold x Desmond/ Smitty x Desmond


没有战争的au


很雷 很ooc 不是开玩笑 别打脸就行(


BGM: Keep On Loving You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Desmond独自走在田埂里。


那是小时候无数次Harold一起奔跑、玩闹的地方。


也是和Smitty谈论他们的未来和人生的地方。


 


实际上他也曾一次次质疑自己,事情怎么会闹到今天的地步。


这不是你的错——此语出自Hal,他的亲哥哥,他血浓于水的亲人,这不代表他的宽慰就能把Desmond从痛苦里拯救出来,尽管Desmond时常会忽略了这就是他痛苦的来源。我是说,你会有那种情况吗,当你们的父母都出了远门,拜访你们某个亲戚,他们嘱咐你的哥哥要照顾好你,尽管你们只差几岁。他穿着一件紧紧贴在身上的白色背心,上面染着汗渍,黑色的污迹,机车上弄的油渍——他在修车,嘴里叼着烟,满头大汗,你给他倒了杯水,并拿了毛巾给他擦汗。他把烟扔在地上踩灭,回头看你,逆着阳光你望着那张充满着朝气的英俊面庞,他把你抱起来架在车上亲吻,此刻你们早已忘记了自己身份,只是深爱着彼此。


你也许我应该离开——他的爱人,异乡人Smitty这样告诉他,Desmond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愤怒,困惑和悲伤。Smitty永远不能理解他对亲人的感情如何可以这样纠结,或许是因为,他根本没有亲人。我想你应该知道smitty是哪种男孩,有点难接触,不过一旦熟络下来就会变得特别好相处,他像是一张白纸,把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,他有点小孩子脾气,你需要特别耐心地哄他,他随心所欲,只要他想,他会在城里举办的舞会中途把你拽到舞台后面的杂物间亲热一番,你甚至不敢叫出声——他把你当做他生活的全部。


我们总要做个了结,Desmond这样对Harold说,“这样不对。停止吧,Harold,求求你。”这就是不把弟弟的话当回事的下场,当Harold意识到Desmond开始刻意回避他,甚至最后还带了一个“男朋友”回来见他的父母。


“你认为爸妈会接受你这个吗?”Harold冷笑着,他站在楼梯间,挡住了Desmond的去路,Smitty正以Desmond在城里的朋友的身份和Doss夫妇在餐桌前说笑。


“我已经决定了,”Desmond深吸一口气,抹了把脸,“这就是我的命运,我怎么都要迈出这一步,我不希望毁了你的生活。”


“我也不想让这个没爹没娘的小流氓毁了我们的生活,毁了Doss家,”Harold咬牙切齿地对他说,“他就是颗定时炸弹,爸爸随时会爆炸,妈妈又要哭个没完。”


Desmond没有听他的,他早就不听他的了。更奇怪的是父母的反应并没有他所说的那么强烈,他们固然一时难以接受,只是事已至此。只不过在这个小村庄里的人们看来,Doss家不过是多收养了一个无父无母的男孩,和Harold差不多大,干活也利索。


“我觉得你哥哥对我有敌意。”Smitty总是这样对Desmond说,尽管他不明白这敌意的来源,Desmond总是心虚地应付他,你想多了,我的家人都很喜欢你。


“求求你,别这么对Smitty,”Desmond对Harold说,“我们只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。”


什么都没发生过。这几个字就他妈像烙在Harold心头上的热铁。于是在一个午后,Doss夫人和Desmond去教堂做礼拜,Thomas又把自己困在山后的墓园,Harold摔碎了所有的茶杯之后,他推开了Smitty房间的门。


如果不是不放心Harold和Smitty单独留在家里而提前回家,Desmond可能要一并失去他的哥哥和爱人了。他走在田埂上的时候这样想到。


上帝啊,为什么不能只是惩罚我呢,Desmond痛苦地念着,这一切都不应该强加在他们身上,任何人,他们不应该被这样对待,只有。


如今我赶走了我的爱人,疏远了我的兄弟。我可以永远孤身一人,这是我罪有应得,但是让他们自由吧,再也不被辜负或者伤害,让他们都有好的结果。Desmond抬起头,望着漆黑的天空,借着点点星光,他还看得见自己缓缓伸向远方的手。




Desmond在黑夜中行走。






-END-

卧槽我的龙???卧槽 被这糖砸懵了 龙爸!!!龙爸啊!!!!吸一口我还能再吃十年RD!!!!!(尖叫飞奔大哭

diwuweidi:

 @有机试验田 生日快乐!

想了好久不知道画什么233333

最近画人很丑所以不敢拿实物临摹,就瞎jb画原谅我

画不完还是先发吧,话说life的tag也被屏蔽真是没天理。。。。

总觉得yoyo球这种东西不像是捧着书的医生会有的东西,更像某种礼物嘿嘿嘿。

我们要糖!我们不要刀!

昏迷!!!就觉得罗丹很像三哥!!都超帅的!!(疯癫

存在缺失。:

寂静岭的三哥&大护法的罗丹

所以为什么!!!!两位身材都那么好啊!!!!???

根本把持不住,看得我鸡儿邦邦硬(??)

打call!!这对超美味!!

虫正直:

中了魔性cp的毒,电影很好看!不知道说啥了,用行动去支持了

担任校对哦!主催很可爱 staff们也很好 请持续关注~

Manño:

哈哈哈哈历经半个月被逼着终于画完这个内封啦!!!本宣 !!!!!!!!!! 法中心合志🇫🇷 HEXAGONE 无节操cp乱炖  咳咳,你们的法兰西哥哥来临啦! françis bonnefoy

暂 定17年冬季正式面(宠)世(幸)

1p为内封全图,2p为九宫格宣图大览(因为lof出不了九宫格预览图)后7p分别为大体介绍和试阅部分!在这里还是要迟祝哥哥,生日快乐!bon anniversaire!

愿每个714都能爱你如初,哥哥🇫🇷光辉永在!

INFOS DE STAFF:

主催:万老基 (原po)

副催:此方

校对:友田君

排版:果浴凌 (长期接排版宣图)

(以下排名不分先后)

画手: 

        98%HCL

        柚子红茶(无社交账号)

        伏粟

        万老基

        老杨

        五千年

        焰桐

        阿呸

        hiilen碳

Guest:JING

文手:

         莫兮

         雪野夜一

         南辛

          啊夏

          阿沫

          冬寂

          丸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晋玄青

          桃缘溪行

          98%HCL

          此方

试阅部分文字版:

DATE LOVER

BY雪野夜一

弗朗西斯·波若弗瓦,26岁,不算老,身上还残留点而年轻人的狂傲,很聪明,又太没定性,一事无成却又不肯凑合着生活。弗朗偏爱光鲜亮丽的行头,奢华时尚的生活,还好,长着一张漂亮的脸,于是为了给下一个女友买点见面礼,弗朗客串了一下导演亚瑟•柯克兰的电影,也就是在这里,他认识了王耀。只可惜呢,弗朗西施是个直男。尽管他美得不得了。



王耀,31岁,对于新人来说有点老,对于老人来说还是个菜鸡,就是这样一个临近30才被亚瑟挖出来的演员,却有着年轻脸庞和老人的沉稳。因为在他的国度,王耀的身份有点尴尬,他是一个同性恋,俗称基佬。


这不是一个基佬把直男掰弯的故事。



  《小秘密》

    by 丸子

那是一只人鱼,弗朗西斯敢肯定,因为只有人鱼才有那样的耳朵。

  也只有人鱼才会有这样的容貌。

  一人一鱼深情相望了许久。

  人鱼率先打破沉默,他朝金发少年伸出在水下的手,手掌心上躺着弗朗西斯刚掉下去的手机。

  弗朗西斯盯着他的手傻了一会,那双手显然要比普通人的手修长许多,指甲也比常人尖锐,指缝间还有一层薄膜,手腕处的动脉血管是深蓝色的。他一时间都忘记了他的手机。

  “你的。”人鱼开口说话,“不要吗?”

  “要,要的。”弗朗西斯接过他失而复得的手机,脑子里也没空闲思考刚掉下去的手机怎么就那么快被捞上来了。

  

      ……哇,原来是个人鱼先生呢。

  他偷偷看了眼面前的人鱼先生,人鱼先生也好奇地看着他。

  人鱼先生是一张亚洲人的面孔,精致温润,如果要弗朗西斯给他的外貌打分,满分是10分,那弗朗西斯会毫不犹豫的给个200分。人鱼先生的头发是如墨般的黑,在那些从树叶缝隙中间洒下来的阳光下泛着光辉。他有一双和弗朗西斯完全不同的深褐色眼睛,而此时,这双眼睛也在打量着他。



《反抗》

晋玄青


小巴车摇摇晃晃地在夜幕中前行。这条破旧的公路上很少有人来往,但在白昼时,公路两旁的景色却十分赏心悦目。这辆车上有五个法国青年和一个英国青年,弗朗西斯就是这群法国人中的一个。那个英国青年叫亚瑟——他本来想向他们介绍一下自己的姓氏,可是那些不想知道。他在里尔市的某个天桥下面遇到他们,和他们鬼混了几天后,随他们的车到了加来的郊外。那些法国青年听说他是从英国离家出走逃来的,便决定邀请他加入他们从里尔开始的“行走法国”计划。他们原以为这个英国公子(他们认为像亚瑟这样皮肤白皙的英国人都是娇生惯养的少爷公子)离家一段时间后就会受不了漂泊的生活而灰头土脸地跑回去,所以打算把载到加来郊外后就把他放下去,以便他搭艘船回去,也许还能赶在他父亲没有想杀了他之前平安到家。没想到他竟然比其他的公子哥执着一些,决定要和他们走完全程。



shelter避难所》

桃缘溪行

金发的公主微微张开眼,一缕阳光斜射在白皙的脸颊侧面。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周围是铺着天鹅绒的大床,床的一侧摆满了可爱的玩偶。正对着床铺的是一面等身落地镜,镜子一侧的衣架上挂着缀满蕾丝绣着花纹的礼服。还有几只连着缎带的舞蹈鞋,像是睡着的蝴蝶一般静静停在衣架下面。

“我是弗朗索瓦丝·波诺瓦,序列24389367,允许life系统访问我的大脑以及使用生存权,现在开始准备早饭。”

少女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完这句话,床铺以及周围少女心十足的装饰在视线范围内逐渐变得透明,最后化成闪光的数据流,像积木一般重组,拼接,几秒钟的功夫,他已经置身于巨大透明的浴室,钛合金拼装的架子上放着水和牙刷,莲雾形状的喷头下显示着水温。煎培根的香味顺着浴室透明的幕帘。尽管她清楚这是成百上千的代码模拟出的体感。所有一切都是虚拟的,她也从未产生过一丝一毫的怀疑。毕竟在所有人类穿行于宇宙沉睡的旅途中,这是他们靠着自己的双手创造出的最好的生活方式。

日复一日循环的日常,每时如此,每刻如此。




《冒牌家庭》

阿沫 

“弗朗——西斯,好巧,又见面了。”他面前的男人沉默了片刻后开口道。那种一成不变的、冷淡倨傲的语气让弗朗西斯一下子从一片空白中缓过神,于是他不甘示弱地反击道:“是挺巧的亚瑟,想不到你也来这里了。”

亚瑟刚开口准备说话,他牵着的那个男孩子咽下一大口冰淇淋,大声地好奇道:“亚瑟,是你认识的人吗!”

弗朗西斯愣了一下:“这是……你儿子?”

亚瑟也愣了一下,随即弯下腰把剩余的冰淇淋塞到男孩嘴里:“跟你说了多少次,不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!”然后他抬起头,解释道:“嗯,他叫阿尔弗雷德。”

弗朗西斯的意识又一次遭到了暴击。


《以自由之名》

莫兮 

【在这之后,就发生了那几乎席卷了整个世界的七年战争。原本是普鲁士和匈牙利两个国家所引起的战争——当然只是表面上这两个国家——最后甚至被称为了英法七年战争,倒是很好体现了这两个国家在这场战争中扮演的角色。不过从那个时候法国先生居然就开始写信感化阿尔了,啧啧。】




  • 感谢以上所有参与人员!

  • 感谢以上所有参与人员!

  • 感谢以上所有参与人员!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我儿子可能是个傻子 这什么衣服 服气了